[原创文](正)Fate Seven——命运的七重奏part1

Fate seven

         命运的七重奏

Alicehugo&vbssslwg

第一章—绯色的雨

魔王

房间里,昏暗的烛光在不断地摇曳。

“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为什么你要违背父亲的意愿!”少年坐在窗台上,点燃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说道。

“不可能的。”

一旁的少女坐在床前,一只手扶着额头,另一只手中的羽毛笔正在纸上快速的抖动。微微的烛光在房间内充斥,四周仅能听见写字的沙沙声。

“那是父亲的意愿,他希望你继承王位。”

少年把头转过来,皱着眉头盯着少女。房间内压抑的环境可以清楚地听到两人的心跳。

“可那不是我的意愿!你也不是我的父亲!”

少女猛地站起来,手中的羽毛笔深深的扎进了木质的桌子中。白色的长袍被少女的手中滴落下的鲜血染成了红色。

门被风轻轻的吹开,她背对着少年,红色的长发随着吹进来的风轻轻的飘动着。

“对不起,孑纶。至少,那不是我想要的….”

她随后走出了房间,重重的脚步声使得烛光来回颤抖。

风渐渐的变小,门也被重重的关上,烛光随之熄灭…..

房间里,少年孤寂的望着天空,手中的烟已经燃尽,他从窗上跳下来,伸手把烟头塞进了满满的烟灰缸里······

 

“小姐!等一等。”

 

宫殿天台上,地狱血红的月亮挂在天上。少女白皙的脸上的泪痕还未褪去。“小姐,你真的决定要走了吗。。”一位戴有猫耳的女仆说道。

 

“对不起,海纶。我可能就是这样,不希望被束缚。不希望……成为那样的「花瓶」”

少女拿过放在冰块里的红酒瓶,为自己倒了一杯。又拿了一杯给那女仆,随后便一跃跳上了塔顶。

冷风飒飒的从空中掠过,少女的红发随之飘逸,映衬着月。

 

“但是…你弟弟他。”  女仆再三挽留。

 

“不要再说了!我心意已决,请把这封信交给父亲,那杯酒是我敬给他的。”

 

说罢,少女拿起手中的红酒一口饮尽,随手抛向远方的空中…….

“如此魔王 不当也罢!”

回声在城堡上空久久的回荡,附近数公里的暗鸦向少女聚集,围绕着她盘旋,一起消失在深深的夜空中。

 

怠惰的我

砰!随着闹钟响起,少女从地上爬起来,还一边揉着慌乱中磕到床头柜的头。

“啊啦啦,好痛。”

她睁开朦胧的眼睛,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周围满满的画稿,垃圾桶中的废纸撒了一地,蘸水笔还插在标有「Alicehugo」的墨水瓶里,床上凌乱的衣服,沾满了颜料并散发出一股墨水的香气。

 

少女坐在地板上整理着画稿,凌乱的红色长发撒在地上,手上满是墨水与铅笔的混合物质,嘴角还沾有少许的零食屑,这与她的美貌着实是很不相配的,身上仅穿了一件长款白衬衫,纽扣歪七扭八的系着,胸前的脂肪在少女的移动中来回摇摆着。

“真是怠惰呢….”她一边整理头发一边自嘲着。。。。

“爱丽丝,下来吃早饭!”楼下传来了一阵阵成熟的吆喝声。少女摘下头上的眼镜,在扑面而来的灰尘中打开了阁楼的门。慢慢的爬下了楼梯。老旧的楼梯吱呀呀的响。

“啊啦啊啦,难道最近又胖了?”少女冷冷的笑道。

在踩到最后一层木板上的时候,啪 的一声,梯子断了。少女便一屁股栽下去,摔了个四脚朝天

“哈哈·····抱歉,店长 又把你家的梯子弄坏了。”

 

房间的另一边传来伴随着苦笑的一阵阵低沉的脚步声。他大步走来,扶起了少女。这位大叔轻轻的扶着少女的手,胳膊上结实的肌肉仿佛在诉说着年轻时的风采。少女便随着他一起走下了楼梯

他便是这家漫画咖啡店的店长,也是少女的临时监护人。

 

 

雨季,毫不留情的洗刷着这个位于中国南方的小镇。 “啊啊~掌管雷雨的神明都消失吧!”爱丽丝这样说着,一边还在摆弄着手中的晴天娃娃,嘴里还在嚼着一块面包。与往常一样 她的早晨往往是同店长聊天,少女看着窗外,微笑着 虽然她不喜欢潮湿,但却喜欢雨中的景色。

同店长吃完早餐,少女悠哉的躺在摇椅上。闭上眼睛倾听雨的声音,她总是这样做。“一点都没有大人的样子呢”大叔在客厅内默默的对着茶杯说道。

秋天的雨,虽然安静但仍有少许微凉,一阵冷风吹过,少女不禁打了个冷颤,耸耸肩便回阁楼去了。

对于画师的工作,爱丽丝一直都显得很积极,以至于在一定范围内都小有名气。但是今天却不知怎么没了感觉,少女把蘸水笔随手插到笔架里,瘫在床上对着一幅海报大喊

“请赐给我一只女主角吧!”来回折腾了一番后,便沉沉的睡去了….

邂逅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气逐渐放晴。爱丽丝猛的从床上坐起。慌张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闹钟。

“呵,看来真的是睡迷糊了。”

爱丽丝无奈的挑起嘴角自嘲着,抓起手边的枕头扔向了一边。从床上爬起来慢腾腾的拿起笔,笔尖触碰到纸上留下一条条的线。过了许久,少女伸手打开窗帘,刺眼的阳光照进来,爱丽丝赶忙把头扭向另一边。

“啊啊~终于放晴了,该死的雨季!”她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打算趁着还未下雨上街逛一逛。

少女爬下阁楼走到门廊换好衣服准备出门,里面便传来店长的叫声“马上就会下雨,出门不要忘记带伞!”但是少女似乎没听见,迈开大步便走了……

 

雨后的街道,是那样的干净 在嘈杂污秽的城市,这样的美景的确是很少见的。从超市里走出来,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 “在现在的城市里,这样新鲜的空气也是算奢侈品了吧。”

 

爱丽丝随意的在街上漫步着,似乎享受过头了,以至于忘记了时间,反应过来时,已经是黄昏了。

 

天气,变化无常,不一会就刮起了风,雨滴也伴随着掉了下来。

“糟糕,忘记带伞了!”爱丽丝对着天大喊,一边还在怨怨的念叨着神明,小步跑向咖啡店所在的街道……

 

她低头跑着,突然脚下一滑,一下栽到了地上,在朦胧的视觉中,爱丽丝被一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扶了起来。他掏出一块手帕递给少女后问道:

“你到看到一个白色头发的小女孩从这经过吗?”

她打量一下西装男,微微一笑说“虽然我没有看见,但还是谢谢你。”爱丽丝指了指旁边的巷子。“若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爱丽丝对着他眨了一下眼随即向小巷中走去。

西装男对着爱丽丝鞠了一躬,便向另一边走去

爱丽丝刚进小巷“救救我…..拜托了”

她先是一惊,回头竟在垃圾箱旁竟蜷缩着一位少女!爱丽丝差点叫出来,但不知什么原因回过神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少女。她雪白的头发已经被泥土和血的混合物污染,身上一件被撕坏的洋服已经完全湿透,手腕和脚腕带着断开的铁铐。少女也被爱丽丝吓了一跳,露出很惊恐的神情,不断的颤抖着。

“还有什么问题吗?”

那西装男好像发现了爱丽丝的异常,一边询问着爱丽丝一边向这儿走来。她回头看了一眼西装男,又看了一眼少女,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谢谢你,没什么;只是有点冷,毕竟刚刚下过雨”爱丽丝温柔的说  西装男又冲着她笑了笑,便回过头走了。

爱丽丝蹲下来看着少女,拉住她的手想要把她扶起来,但少女已在不觉间经晕了过去。

“事到如此,救人要紧!”爱丽丝身体一抖,脱下大衣,披到了少女身上,爱丽丝眯着眼睛,加快了速度,背着她疾步奔向医院…….

雨季的晨

清晨……爱丽丝一大早就到楼下买好了早饭,她把早餐轻轻的放在桌子上,病床上的少女还在沉沉的睡着。至那以后,已经过了两天。少女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时不时的说着奇怪的话。

爱丽丝也每天陪伴在少女旁边,拄着桌子的边缘注视着少女。。晚上,她把头枕到膊上,心中的愁苦仿佛都表现在了脸上,少女在床上安静的睡着,几天的劳累让这位经常熬夜的画师也感到些许疲劳,她感觉到眼皮开始打架,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许久,少女渐渐复苏过来。她的手指先微微的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的睁开眼睛,一旁的爱丽丝已经睡着了。少女迷糊糊的环顾四周 。

”医院?”

她费力的扶着床旁边的护栏想要坐起来,但不小心碰掉了床头柜上的杯子“啪!”的一声把爱丽丝吓得几乎跳了起来,就连走廊的声控灯也随之亮起。她猛地坐起来,一抬头便见到了费力起身的少女。少女也被吓了一跳,用尽全部的力气用被子裹住自己,只留下一个小缝,用蓝色的大眼睛注视着爱丽丝,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房间内异常的安静。

“醒了吗?”爱丽丝对着蜷缩成一团的被子轻声问到,但是却没有回应。“抱歉…..吓到你了”爱丽丝困扰的挠了挠头,无奈的转过身拿出晚餐时剩下的面包,轻轻的坐在床边……

“咕~~”少女的肚子感知到了食物的存在,静谧的房间里可以清楚的听见她肚子拉的警笛,少女红着脸悄悄地将头伸出被窝……一直昏昏沉沉的夜空上乌云渐渐的褪去,屋子中明亮的月光映在地上,爱丽丝的背影是那么的温暖又值得依靠,但是少女却无法上前靠住她……

“你一定饿了吧!这几天你一直昏迷不醒,那几瓶葡萄糖又不能填饱肚子。”爱丽丝见势转移话题,但笑容依旧那么和蔼,“给你吃的,虽然只有面包,但也肯定比饿着好。”

“唔,你……你没有在面包里加什么奇怪的东西吧,就……就是那种吃了之后就会晕倒,然后……”少女越说越害怕,又把头缩回了被子里。

“啊呜!”爱丽丝掰下一块面包送进嘴里,然后坚定的看着少女。

“怎么可能有奇怪的东西嘛!如果你不建议是剩餐的话……”

“呃!”少女见状一把抢走了面包,但是过度的饿意让她无力大口咀嚼,她只好轻轻咬了一小口……昏暗的环境下,那少女的身影,让人不禁感到痛心,是谁做出这种事让这样的孩子承受她这个年纪本不该承受的痛苦。想到这里爱丽丝把胳膊抵在窗户上了,用力的攥了攥拳头。

她回头对着少女笑了笑,丝丝害羞的把目光移向一边,爱丽丝坐下望着玻璃轻轻的理了理蓬乱的头发,夜空上一片漆黑,月亮被层层的乌云挡住,街灯发出零星的光,夜间的光景才能体现出城市的繁华。她从购物袋中拿了一块面包一边吃一边摆弄着颈上的项链。对付小孩子,爱丽丝并不是很擅长,她目前能做的仅仅是陪在少女身旁。

突然,不经意间的视线转移,一张夹在窗户边缘的绿色小卡片引起了她的注意。爱丽丝因这几天的劳累并未能看清上模糊的字体,她从窗户里抽出那张卡片仔细一看。

“植物馆!!?”爱丽丝惊讶的差点叫出来,她站起来走到少女旁边,少女已经安详入睡了,爱丽丝俯下身来拨开少女的头发轻轻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少女的脸随之泛起微微红晕,爱丽丝温柔的笑了笑便安静的走出了病房。

她的手里握着那张名片——晓春植物馆,五个金色的字印在上面。爱丽丝心里很清楚,在那一定可以找到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她坐在出租车上,用手随意的划着玻璃上的霜花

“下雨了…..”

破晓的春风

爱丽丝早早的就根据模糊的地址到达了目的地。那是一座植物馆,在钢筋混凝土的楼房中显得格格不入。由玻璃做成的外墙上被藤蔓紧紧的围绕着,一条人工水道把整个建筑分成了两部分,在太阳的照耀下熠熠发光。

其中大大小小的树丛,数不清的鲜花林立着。其中错综复杂的植物长廊交错着,一层层的深入着,最让人感到奇特的是,整个建筑是悬挂在一片废墟上的,就像一个巨大的空中鸟笼。

时隔许久,她在一个有巨大树桩装饰的华丽房间内发现了那片熟悉的面孔

“还是那么爱迟到啊~小爱,最近身体还好吗?”

一位金色卷发的女性坐在一棵被掏空的树中,微笑着望着爱丽丝。一只手扶着脸颊,另一只手在摆弄一朵修长的花。她成熟的语气中蕴含几分幽默,美丽的外表仍挡不住岁月的侵蚀,她的脸上淡淡的分布着几条细细的皱纹。

她们的相会始于春天,那天正是拂晓,所以她被爱丽丝亲切的称作为——晓春。她们不但是朋友,晓春也是她曾经的老师。

晓春擅长养花,也爱花。自从学校拆除后她便承包下这片土地,在原有的基础上改建了植物园。

“老师…..您知道小孩子喜欢什么吗?”爱丽丝在她的面前一改常态,像只小猫一样乖巧的坐在椅子上吞吞吐吐的说。

“怎么?喜欢上谁家孩子了~”她幽默的说道。

“是我朋友的妹妹….” 爱丽丝把目光移开,小声的说。

晓春微微一笑,靠在木质的扶手上,喝了一口木质水杯中的水。“小孩子喜欢什么我不知道,她可能想要的仅仅是你的一份心意罢了。”她慢慢的站起来,按了一下树干上凸起的按钮,大片的藤蔓渐渐的升起,露出大面积的全景天窗。爱丽丝走向前去,与周围的绿色很不相符的城市上空的乌云流动着,晓春摇了摇杯中的水说:

“你已经长大了,爱丽丝。有些事情是求不得别人的。就像现在,需要的不是给予她什么东西,而是你真挚的心。”晓春把头转过来望着爱丽丝,外面一道闪电伴随着响雷传进大厅内,植物园内渗透着一丝丝的恐怖感。

“你也趁早回去吧,很快就会有一场大雨。”她敲了敲玻璃,藤蔓随之落下,四周一片漆黑…..

“你可以去逛逛这家店,那孩子蛮讨人喜欢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回荡着,灯光亮起时这位老前辈已不见,留下爱丽丝孤单的一个人。

爱丽丝走在冷清的大街上,天空中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仿佛是要给即将到来的大雨做准备,街上的行人为了躲雨纷纷加快脚步。她的脑海中来回的思考江先生的话,爱丽沿着大路向前寻找着老师空中的那家店。她把目光从地面移向前方,不远处一家装饰华丽的玩具店映入了眼帘。橱窗中一只小巧可爱的玩具熊吸引了爱丽丝的注意力。“我想,我已经到了·······”爱丽丝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加紧步伐向街头跑去…..

黑猫与玩具店

“叮铃铃”玻璃门上的铜铃来回摇摆发出清脆的响声“爱丽丝轻轻的推开店门向四周环顾,小店的面积不大却摆满了物品,大大小小的货柜上放着精巧的装饰品,相对的另一面墙上挂了各种各样的毛绒玩具。货架一层一层的呈螺旋状叠着,支撑着一个小小的阁楼。

打扰了~”爱丽丝轻声的说,生怕惊扰了房间的主人。

“来了您呐~”

一个稚嫩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她向声音的方向看去,一只黑猫从高高的二层阁楼上跳到货柜上,金色的大眼睛看着爱丽丝。

“不得了!地,地球的猫竟然会说话!”爱丽丝被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惊讶的盯着那只猫。

“RUA~在这里吶!”从柜台下面摇晃着伸出一只小手,拍打着桌面示意她过来。爱丽丝踮起脚向里面望去,只见一位还没柜台高的小孩子甩了甩落满灰尘的金色短发抬起头撅起嘴看着爱丽丝。

“外星来的大姐姐你有什么需要的喵~”女孩举起胳膊伸了伸懒腰说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啦~只是好奇才进来看看的”爱丽丝眯起眼睛笑着说。“毕竟,现在外面下雨了嘛。” 爱丽丝把收在墙上的椅子打开,把绑在头发上的丝带拆了下来,柔顺的红色长发披在肩上,另一端落在了地上。她伸手拿起陶瓷做的标有可爱的“请慢用”字样的茶壶倒了一杯热水,双手捧着喝了起来。

“你是晓春老师给介绍来的吧!”女孩对着爱丽丝摇了摇手机说。爱丽丝对着她笑了笑,“像我这样寒酸的小店也不会有顾客光临呢…..”少女向窗外望去,街道因下雨变得极冷清,时不时会有过往的车辆路过使积水四处飞溅出水花,雨滴落在窗户上向下滑落形成一丝一缕的痕迹,最后流入栅栏里用轮胎做成的花坛内,爱丽丝因为衣服被雨淋湿的关系而紧紧的握住杯子,“这几天天气都不太好呢。”少女一边说一边从柜台下搬出一台老式的暖炉,不一会,小店便暖和了起来。

那少女跳上柜台抱起一旁趴着的黑猫,一只小手慢慢的抚摸着它的头。“真是可爱的孩子呢~”爱丽丝用食指抿了抿嘴说。“你知道小孩子都喜欢什么东西吗?我不是很会挑礼物呢。”

“这个怎么样!”女孩兴奋的指了指橱窗里的一只毛绒玩具熊,眼中突然迸出光芒,一双栗色的眼睛盯着爱丽丝。

“现在的孩子也会喜欢这些东西吗?那就依你吧。”爱丽丝扬起嘴角笑了笑,向她挥挥手,那女孩便如获至宝般向展示柜的方向跑去,她小小的身体扶着比自己还高大一倍的梯子,一点一点向毛绒熊的方向挪动。

“自己一个人在店里一定很寂寞吧”爱丽丝忽然在一旁从她的手里接过了梯子,她双手轻轻一提那梯子就被爱丽丝很轻松的就搬到了柜台前。那女孩站在原地看看梯子,又看看爱丽丝,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爱丽丝顺势靠在一旁的桌角,拿起桌上还在冒着热气的杯子,望着窗外过往的车辆抿了一口杯中的红茶。

“家里的大人呢?下这么大的雨他们一定会担心你吧。”窗外的风雨呼啸着,爱丽丝对着杯子哈了一口气,虽然炉子一直在散出热腾腾的暖气,但房间中突然间变得冷起来,女孩并没有回应爱丽丝的问题,只是默默的低着头包装着玩具熊,爱丽丝疑惑的望着她,她栗色的眼中刚才的光芒已经不见,甚至流露出一丝丝的伤心。

“一直以来都是小咪陪着我的吶,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女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她捏了捏衣角,因坐在高高的椅子上而悬在半空中的双脚来回的晃着。她在说“父母”两个字的时候露出很悲伤的表情,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珠,她把头低下去想尽量回避爱丽丝的目光。突然,少女的头被一对软软的东西抱住“真是很抱歉呢,让你想起这么不好的回忆”爱丽丝不知从什么时候移到了少女的背后伸开手温柔的抱住了少女,少女却摇了摇头挣脱她的怀抱。

“RUA!,人家才不是小孩子吶。”女孩躲开爱丽丝的手向她吐了吐舌头,把包装好的玩具熊一把塞到了爱丽丝的怀里。

“一共60元,感谢您的光临!”

女孩勉强挤出一个微笑,从爱丽丝手中抢过钱便抱起黑猫向小店的内室走去。爱丽丝呆呆的愣在原地,她的怀里抱着那玩具熊,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天色已晚,那孩子应该也在担心你吧…..”那女孩的声音从的房间里传出来,在一旁趴着的黑猫站起来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甩了甩身上蓬乱的毛,用力一跳便消失在漆黑的穹顶….

冷风贴着地面吹过,吹散了爱丽丝红色的长发,她因寒冷而不禁耸了耸肩把兜帽戴回了头上。“出租车”她抬起胳膊拦了一辆黄色的的士,望向车窗呼了一口气,形成一片白色的雾,她伸出手抹去那层薄霜,映出自己俊秀的倒影,她轻轻的叹了口气“真是一个不合格的姐姐呢。”爱丽丝望着医院的方向自嘲着…….汽车迎着雨在公路上留下两道长长的痕迹,空空如也的街上,只有尽头的石英钟在一刻不停的旋转着…….

彼此的家人

城市上空的雨淅沥沥的下着,时不时有雷伴随着闪电穿过云层,发出轰隆隆的闷响,在医院的长廊中回荡着……

病房内没有开灯,窗外凄清的小雨落在窗上形成点点水珠。少女独自坐在床上,她的表情平淡中却带有一丝忧伤。她的脸色因周围暗淡的光线而显得惨白,粉红色的小嘴也失去了明朗的血色,一双无神的蓝色眼睛呆呆的望着窗外…….

寒冷,瘆人心扉。少女扶着床边的栏杆试探着下了床,她弱小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床下的纸拖鞋并不符合少女小小的双脚,她只能小心的踱着步,蹒跚着慢慢前行…..

“名为吗啡的特大暴雨即将登陆我市,请市民注意防范…..”出租车上的无线电台反复的播放着那将要登陆的暴雨,司机将窗户摇开一个小小的缝隙,点燃了一支香烟叼在嘴上。他对着后视镜上的相片叹了一口气。“你女儿吗?和你长得真像呢。”爱丽丝搭话道,暖风呼呼的吹着她半湿的头发,她抱着胳膊靠在车门上看着那张照片。

“怎么样,像我吧。”他的脸上泛出自豪的微笑,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这鬼天气去医院干什么?”他向爱丽丝的方向歪了歪脖子。爱丽丝顿了一顿,害羞的小声回答道“没什么….去看看我妹妹…..”司机听了若有所思的笑了笑,便把烟熄灭专心开车了…..

爱丽丝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少女独自的身影让人感到痛心与怜爱,

电梯门缓缓的上升着,电子面板上显示着顶层的数字……少女来到天台,那透骨的寒风能令她清醒….

雨的势头仍未减,天台的铁门被推开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时间正值深秋,天台上飒飒的凉风仿佛能穿透单薄的少女,医院天台是一个微型的人造公园,她缩成一团的坐在天台的长椅上,紧紧的用无力的手抱着双腿。手腕和脚腕上的红印还未褪去,孤单的身影令人怜爱却无法触碰…..

天台上生的气息被雨掩盖,本冷清的环境又增添了一丝丝的恐怖感,自动售卖机的光映在少女身上,她望着里面的热饮不禁咽了咽口水……但她现在却一无所有,少女渐渐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神的安排…

“想喝吗?”突然少女的身上多了一件红色的披肩,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随风扬起的红色长发……爱丽丝一只手手搭在少女的肩上,另一只手为她买了一罐奶茶。少女的脸上满是惊讶与疑惑,目不转睛的盯着爱丽丝的脸。

十分钟前,出租车门被爱丽丝砰的一下关上。她飞快的向医院大门跑去,她的怀里紧紧的抱着那包装好的玩具熊,爱丽丝担心少女独自一人会害怕。

病房的门被爱丽丝轻轻的推开,房间异常的寂静,桌子上还有几块没有吃完的干面包。“她去哪了?!!”她找遍了房间内的每一个角落。

“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白色头发的少女!”爱丽丝一只手紧紧的扶住护士站的门框,她慌张的的对值班护士说。那小护士猛地一惊,刷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连忙调动着医院的监控……不一会安全楼梯便被匆忙的脚步声填满,爱丽丝大步跑向天台,仅仅几层的楼梯现在对爱丽丝来说也好像几十、几百层一样漫长。她不断地念叨着。

“千万不要有事啊!”

 

“这个给你!”她把那罐奶茶塞进了少女的怀里,温热的金属易拉罐让少女渐渐恢复了生气。爱丽丝坐在少女的旁边望着远处的大厦,一旁的少女脸上泛起了微红,低着头望着地上被风吹掉的碎花。

“抱歉…..这几天真是难为你了呢。”爱丽丝站起来,对少女伸出一只手,但少女却故意躲避着爱丽丝的视线,噘着嘴默不作声…..

“时候不早了,一起回去吧。”爱丽丝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少女的头发,平静的劝说着少女离开。

“我不需要!”

少女“啪”的一下打开爱丽丝的手,爱丽丝根本没有想到她会有这样反应,她连着退后几步,不知所措的看着少女。

云的颜色越来越深,风在肆意的咆哮着,少女白色的头发在风中抖动着。雨越下越大,冰冷的雨滴打在少女身上仿佛要把她弱小的身体撕碎。

“父亲大人…明明一直对我很好但却做出了那种事情。爱姐姐也是,一直以来虽然都在默默的照顾我,但现在又突然扔下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

近距离可以明显的看出她的衣服已经湿透,紧紧的贴在身上。她颤抖着不断地向后退去,直到栏杆边缘……老旧的铁栏杆在狂风中摇摆着,她背靠着老旧的栏杆,后面便是令人发颤的楼底….

“对不起..爱姐姐,我已经不能再接受你的爱了…”

一声响雷在天空回荡。雨,在刹那间停了下来,四周霎时如空气凝固般安静。雨滴夹杂着泪水顺着少女的白色长发滴落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吗啡”马上就要降临了。

,平台的最边缘,那仿佛是生与死的交界线,似乎任何风吹草动就会使她坠入无法回头的万丈深渊。

爱丽丝小心翼翼的向少女的方向移动着,不断地劝说着少女离开那危险的栏杆。

“砰!”

在不远处的天空,一阵闪光划过。照亮了爱丽丝与少女的身影。云层积聚的压力已经到达了顶峰。

突然一声响雷从天空砸向地面,点燃了那穹顶阴云的导火索。少女在风中摇曳着,白色的头发也要被在黑压压的雨吞噬,硕大的雨滴仿佛要把少女弱小的身体撕碎般打在她的身上。爱丽丝被大雨压在地面上无法移动,她艰难在风暴中抬起右手,慢慢的挪动着。她不愿放过一分一秒,这仿佛一分一秒都都有可能使她坠入地狱……

从头顶的云中一道刺眼的闪电顺着大雨猛地劈下来,医院房顶的变电箱突然一声爆响随后便又是一阵的火光冲天。那平台的边缘在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中如杂草一般弱不禁风,摇摇欲坠。

“再近一点,再近一点!抓住我的手!”爱丽丝大喊道,少女死死的抓住那栏杆,根本听不到她的呼唤。风,是那么猛烈;雨,是那么无情,那是连“吗啡”都未能熄灭的,来自地狱的火。,厚重的黑云渐渐聚集,“轰”的一下又是一下响雷….

那仿佛是千万只乌鸦腾空而起,那座平台再也坚持不住了,在刹那间,渐渐下沉….倒塌了。

突然一片红影划破漆黑的云层。千钧一发之际,爱丽丝猛地向前一跃,呐喊声穿透厚厚的云层。

“给我赶上啊!!!!!”

 

 

此时的空气仿佛被静止了一般,少女渐渐的睁开眼睛,爱丽丝的手紧紧的抓住了少女的手!她稳稳地悬在了半空。

“快用力!我快坚持不住了!”爱丽丝咬着牙,死抓着少女瘦弱的胳膊,….“你一直是我心中最重要的存在啊!”爱丽丝发出直插云霄的怒喊声,少女突然犹豫了一下,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双手抓住了爱丽丝的胳膊,她猛地一发力,少女直接就被她拽了回了平台上…….

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雨的势头渐渐的退去,层层的阴云逐渐散开,道道光柱照向地面。“吗啡”消散了……

平台呈90°挂在医院的楼顶上,耀眼的火光伴着夕阳照耀着两人,她们互相搀扶着坐起来,远方的夕阳…..热情似火。

“爱姐姐仍然爱着我吗!?”少女用尽全力问爱丽丝。

“一直爱着你啊~傻孩子!”爱丽丝用发颤的声音回答着她,后便砰的瘫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晴天

病房中,阳光透过沾满雨滴的百叶窗照射进来。房间内到处是潮湿的空气,墙上的换气扇“嗡嗡”的转着。

少女身着一件大号的睡衣坐在床边。湿漉漉的头发散发出清香的气味。她手里正拿着一条毛巾,正要为爱丽丝擦脸……

爱丽丝的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随后捂着头坐了起来….“我….我这是到了天国吗?啊啊~恶魔也有幸上天堂呢……”

“爱姐姐!”少女一下扑进了爱丽丝的怀里,爱丽丝的脸上发出满足的微笑….“嗯?快回去,天国可不是你能来的地方….”爱丽丝迷迷糊糊的对着少女嘀咕着。少女噗呲一下笑了出来,爱丽丝伸出手抚摸着少女的头,她洁白的长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对不起….爱姐姐,给你添麻烦了。一会儿,我自己会走的……”少女贴着爱丽丝的耳朵说。

“都这个样子了,还要去哪里!”,少女被她一惊又瘫坐在椅上。

“我们是家人啊,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最重要的亲人啊!”不知怎么她的脸上突然多了一道泪痕。

“约定好的事,就一定要做到。”爱丽丝爬起来,在床下拿出了一个已经破损的礼物盒。“你的生日礼物,丝丝。”她的脸上洋溢出热情的笑容。

少女的脸上虽满是疑惑,但她下意识的也回赠给爱丽丝满足的微笑。

爱丽丝摸了摸少女的头,“等你好了,我们就回家。”

少女把头贴在爱丽丝的身上,回答道:“嗯!约定好了哟~”

阳光穿过云层从外面照进来,映射到少女脸上,那个微笑,像瓶中的百合花一样,纯真又灿烂。

“绵绵细雨,丝丝缕缕。高贵怡人,名之有你。”这,便是她那名字的由来…..

未曾消散的阴霾

在昏暗的房间中,一扇扇的高大柜子倚靠在墙上,微弱的灯光,两旁整齐的书架,让屋子充满了压抑感。端重的办公桌上,烟灰缸内已经被插满了烟头…….房间内充斥着一股令人感到沉闷的气味。

 

一位低沉声音的男性面朝者镶有金边的落地窗坐着,外面的路灯有规律的排列着,映照出面积巨大的花园。他把转椅朝向办公桌,把报纸“啪”的一下摔到了办公桌上。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无论用什么办法也要找到她!”他狠狠的用拳头捶了一下办公桌,桌前的西装男身体紧张的随之一颤并缩着肩低着头…..

“明…….明白了!”

桌上的报纸上报道着几天前医院变电器爆炸的事件,那新闻已成了头条。那张照片清楚的拍摄下了冲天的火光,以及…..角落里的两位少女…..

  1. 那男人对着窗外打了一个响指,瞬间万籁俱寂。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